-

藤島千賀、甲賀萬葉與伊賀千針三人,都感覺受到了輕視,這兩個從華夏來的小輩,一個說要半個小時內斬殺他們中最強的藤島千賀,一個說能憑藉一己之力,拖住剩下的兩位。

最關鍵的是,這兩個小輩的實力,卻僅僅隻有“半步傳奇”與“傳奇初期”!

這對藤島千賀三人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藤島千賀怒上眉梢,提刀便向陳飛宇攻去。

陳飛宇蹂身而上,仰天大笑,狂態畢露,道:“既然你迫不及待地送死,那我就成全你。”

人狂,劍更狂!

藤島千賀心下更怒,雖然相隔十米,已經舉刀向從陳飛宇當頭淩空劈下。

隻見一道巨大的犀利刀芒驟然出現,攜帶萬千巨力,足以將陳飛宇連帶著庭院給斬成兩半。

陳飛宇處變不驚,腳踏九宮八卦步,猶如一條滑不溜秋的泥鰍,身軀扭動幾下,便向左側移動了數米,將巨大的刀芒給躲了過去,同時踏步上前,順勢屈指彈去。

一道白色淩厲劍氣,攻向藤島千賀心口。

“雕蟲小技。”藤島千賀輕蔑而笑,心念一動,刀在中途突然變招,改下劈為橫掃,強烈的刀罡揮出巨大的圓月刀芒,不但將陳飛宇的劍氣衝擊得在半空粉碎,而且還順勢向陳飛宇的腰部斬去,大有將陳飛宇斬成兩半的架勢。

陳飛宇右手劍指再度凝聚出“斬人劍”,向橫掃而來的刀芒斬去。

頓時,刀劍相交,整個庭院彷彿都震動了幾下,一股沛不可擋的巨力湧向陳飛宇。

陳飛宇立即暗運“收化運發”的法門,吸收這股巨力,將半月刀芒給擋了下來。

接著,陳飛宇腳步不停,快速向藤島千賀衝去,紅色的斬人劍不斷摩擦著刀芒,在月色下爆發出絢爛的火花!

極美,極豔!

下一刻,陳飛宇已衝至藤島千賀跟前,手腕翻轉,“斬人劍”在刀芒上劃過絢爛的火花後,順勢刺向藤島千賀的咽喉。

藤島千賀眉頭一皺,上半身陡然向後傾斜,躲過陳飛宇的致命一擊,手腕猛地向上一提,用刀柄向陳飛宇胸口撞去。

這一擊勢大力沉,要是真的被砸中胸口,恐怕陳飛宇胸口肋骨都得斷好幾根。

陳飛宇另一隻手向胸前橫移,運轉“無極拳”施展柔勁拍在藤島千賀的刀柄上,吸納對方內勁的同時,借力向後方飄至5米遠。

不等陳飛宇雙腳落地,藤島千賀已經大喝一聲,提刀追來。

兩人頓時再度激戰在一起,強烈的氣勁不斷向四周爆發,宛若颱風過境,偌大的庭院滿目瘡痍,慘不忍睹!

澹台雨辰暗暗點頭,陳飛宇的實力果然不凡,在不施展“裂地劍”的情況下,還能與藤島千賀戰至這種水平,看來半個小時內,陳飛宇要斬殺藤島千賀應該不難。

“你一個人麵對我們二人,無論是人數還是修為,全都落於下風,竟然還有閒情逸緻觀察陳飛宇戰鬥,澹台小姐,我真不知道該誇你藝高人膽大,還是諷刺你愚蠢自負?”

突然,甲賀萬葉的聲音響起,把澹台雨辰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澹台雨辰從陳飛宇身上收回目光,向甲賀萬葉與伊賀千針兩人看去,隻見這兩位名震東瀛的“傳奇”強者,彼此之間相距三米,與自己形成三角之勢,雖然他們身形不動,但氣勢凜然,已經完全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澹台雨辰深吸一口氣,握緊手中三尺秋水長劍,道:“甲賀先生,語言是世上最蒼白無力的存在,無論‘藝高人膽大’也好,還是‘愚蠢自負’也罷,我都不在意你給我的評價,因為隻有最後的勝負才最具有說服力。”

“這麼說來,你自認為能夠以一敵二,拖住我們兩人半小時?”甲賀萬葉笑著道:“你要知道,我和伊賀千針的實力都是‘傳奇中期’,就算是我們單獨一人出手,也不是你能夠應付的,更遑論是我們兩人聯手?”

澹台雨辰道:“我承認,單純從武道境界上來看,兩位的勝算要遠大於我。”

甲賀萬葉滿意地點點頭,道:“看在你和伊人關係不錯的份上,我給你一次機會,你讓開,讓我們殺了陳飛宇。”

甲賀伊人急忙開口勸道:“澹台姐姐,你快過來,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甲賀飛鳥更是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澹台小姐,你絕對不是我父親的對手,還是……還是罷手吧!”

澹台雨辰搖搖頭。

甲賀飛鳥兄妹臉色頓時大變。

甲賀萬葉訝異道:“你不怕死?”

“我還有很多事情冇做,雖不懼一死,但現在還不能死……”澹台雨辰搖搖頭道:“我之所以站出來,是因為有一點我很清楚。”

“什麼?”甲賀萬葉皺眉問道。

澹台雨辰氣勢逐漸凜冽,道:“那就是實力不等於算數,單純的武道境界,更不等同於真實的實力水平。

陳飛宇以‘半步傳奇’的境界,能與‘傳奇中期’巔峰的藤島千賀戰至激烈之境,而我澹台雨辰,同樣能以‘傳奇初期’的實力,迎戰你們二人並保持不敗!”

“好好好!”甲賀萬葉冷笑道:“看來你們這些從華夏來的人,一個比一個囂張,一個比一個狂妄,我已經給過你機會,既然你不珍惜,那就彆怪我不講情麵。

正巧,我記得你初來東瀛時,就曾向我發起過挑戰,可惜被我拒絕了,這次我正好見識一下,你哪裡來的自信,敢一人迎戰我們二人!”

伊賀千針輕蔑地哼了一聲,道:“甲賀君,不用和她廢話那麼多,不過區區一個‘傳奇初期’而已,要是我和你聯手,還被她給拖住半小時,我看你我二人也彆爭誰纔是忍者流派第一了,乾脆買塊豆腐撞死算了。”

他也是一位手段狠辣的梟雄,既然選擇臨陣反水背叛陳飛宇,那現在要做的,就是一不做二不休,徹底殺死陳飛宇以絕後患!

“好,一起出手,先拿下澹台雨辰,再聯手斬殺陳飛宇!”甲賀萬葉高喝一聲,率先出手,猛然踏地衝向澹台雨辰。

伊賀千針也同時有了動作,屈指而彈,隻聽“嗤嗤嗤”三響,三道劍氣迸射而出,向澹台雨辰襲去。

澹台雨辰立於原地,單手橫劍於胸前,輕啟朱唇,似在誦咒:“召風製天,吐炁為煙。變化隨體,羅布十天。”

短短十六字,在夜空中遠遠迴盪,在場眾人聽在耳中,竟從心底湧現出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覺出來。

甲賀萬葉微微皺眉,隨即冷哼道:“裝神弄鬼,看我如何一招敗你!”

他大喝一聲,單手握拳,以千鈞之力轟向澹台雨辰,而伊賀千針的三道劍氣,也快要襲到澹台雨辰身前。

甲賀飛鳥兄妹頓時擔憂不已。

突然,澹台雨辰手中三尺秋水長劍,綻放出絢爛的五彩光芒,越來越強烈,範圍也越來越廣,霎時間,便將她周邊三米之內,儘皆染成了五彩斑斕之色,令天上的月光為之黯然。

甲賀萬葉觸碰到這股五彩光芒,隻覺得體內氣息頓時一滯,拳上內勁更是一下子弱了兩成左右,不由心中駭然。

澹台雨辰眉眼一凜,舉劍向甲賀萬葉揮去,隻見五彩光芒大作,彷彿化作實質,衝擊得甲賀萬葉體內真氣更加紊亂,拳上內勁又弱三分。

他駭然之下,立即撤招向後退出10米遠的距離,心中震驚不已,有古怪,絕對有古怪!

這時,伊賀千針的劍氣,已經進入五彩光芒的範圍,威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衰減,還冇到澹台雨辰身前,就已經消融在半空之中。

伊賀千針驀然睜大雙眼,雖然他出於對澹台雨辰的輕視,剛剛的三道劍氣隻有八成力道,但也不是一個隻有“傳奇初期”的女娃所能抵擋的,可為什麼……為什麼三道劍氣還冇觸碰到澹台雨辰就已經消散?

甲賀兄妹更是大驚失色,雖然他倆知道澹台雨辰很厲害,但是從來冇見過澹台雨辰出手,並不知道澹台雨辰具體有多厲害,現在看到這一幕,心中為之駭然,這種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

不過,震驚的又豈止是他們?

陳飛宇雖然在跟藤島千賀對戰,但一部分心神放在了澹台雨辰身上,看到剛剛那一幕後,心中震撼無以言表,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澹台雨辰所施展的,究竟是什麼武學,為什麼之前從來冇見過?

藤島千葉也是暗自震驚,以至於連出刀的動作,都慢了三分。

就在眾人各自震驚時,倏忽之間,澹台雨辰將周圍五彩光芒儘皆收納於劍身之上,隻見劍身上五彩光芒閃耀,在月色下璀璨絢爛,令人心折。

“這五彩光芒有古怪……”甲賀萬葉沉聲道:“你這是什麼武學?竟然聞所未聞,見所未見,而威力又超出我的想象,華夏武學果然博大精深。”

“華夏武學的確博大精深。”澹台雨辰道:“不過,我所施展的並不是武學。”

“不是武學?”甲賀萬葉等人儘皆愕然,不是武學又是什麼?

陳飛宇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某種可能性,心頭越加震撼。

隻見澹台雨辰輕輕揮劍,劍尖斜指地麵,一股難以用語言形容的玄妙之感,再度從眾人心底升起,道:“我所施展的,乃是華夏道門仙學,名喚‘神州七變舞天經’,一共有七重境界。

而我受限於實力不夠,連第一重境界‘變氣’都冇練純熟,否則的話,剛剛一劍,你已傷在我的‘五氣’之下。”

仙學?

甲賀萬葉等人儘皆失色,怎麼……怎麼華夏還有仙學存在,這確定不是開玩笑?

突然,陳飛宇注意到澹台雨辰向自己看來,而且還傲嬌地昂了昂下巴,似乎是在說,你陳飛宇有劍仙傳承,我澹台雨辰同樣有修仙之法,不比你差。

陳飛宇先是愕然,繼而啞然失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瑞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針俠醫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陳飛宇蘇映雪最新章節,神針俠醫陳飛宇蘇映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