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也冇有想到,他隨隨便便用精神力贏得的射覆比賽,會讓柳戰和雷天力認為他真的是占卜高手,甚至還因此對他動了殺心。

當然,就算陳飛宇知道也不在意,他遲早要和柳家對上,而且雷天力“宗師初期”強者的實力,也無法對他產生絲毫的威脅。

很快,柳戰便重新回到了雅間,笑著說道:“我剛打了電話,她很快就會到來,等陳兄見到她後,我保證陳兄不會失望。”

“拭目以待。”

陳飛宇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冇過多久,雅間的門突然被推開。

一名身著白色套裙、氣質出眾的女子走了進來。

她相貌絕美,曼妙窈窕、容光不可逼視,整個雅間都因為她的到來,都變得明亮了幾分。

陳飛宇和寺井千佳神色愕然,柳戰等人口中的“特彆來賓”,竟然是……柳天鳳?

冇錯,這位邁步走來的絕色大美女,正是有一段日子冇見的柳天鳳。

此刻,柳天鳳“隨意”環視一圈,看到陳飛宇時,嘴角不經意間翹起一絲笑意,猶如百花初綻,美不勝收。

她得知今晚陳飛宇也會在場,才答應柳戰前來赴約,甚至還特地好好打扮了一番,為的就是給陳飛宇一個“驚喜”。

現在她看到陳飛宇驚愕的目光,就知道自己成功了,雀躍的同時,裝作不認識陳飛宇的樣子,邁步向柳等人走去。

林月凰瞥了陳飛宇一眼,見陳飛宇一臉發呆的“豬哥像”,還以為陳飛宇第一眼就被柳天鳳給迷住了,輕蔑的同時還有一絲不服氣,明明她的顏值不在柳天鳳之下好不好?

柳瀟月從陳飛宇身上收回目光,也認為陳飛宇被柳天鳳給迷住了,心裡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她甩甩頭,把這些雜念驅除腦海,和林月凰一同站起來向柳天鳳迎去,齊聲打招呼道:“天鳳姐姐好。”

“多日不見,京圈有名的兩位大美人更美了。”

柳天鳳笑著回禮,禮貌中透著一定的距離。

柳瀟月和林月凰倒是親切,拉著柳天鳳不停的說話。

很快,陳飛宇就從驚愕的情緒中恢複過來,冇想到“特彆來賓”竟然是柳天鳳,這下有意思了。

寺井千佳小聲在陳飛宇耳邊道:“你是不是提前就知道柳天鳳會來?”

“我又不是真的神仙,哪裡能提前知道?”

陳飛宇搖頭否認。

寺井千佳一臉的狐疑。

另一邊,從柳天鳳進門開始,雷天力的目光就一直放在柳天鳳的身上,驚豔的同時,他還敏銳的發現柳天鳳有了“通幽後期”的實力,像這樣貌美而又有實力的女人,才能配得上他。

他怦然心動,用“傳音入密”道:“柳少,這個女人我喜歡,如果你跟她沒關係,那我可就下手了。”

柳戰一愣,隨即啞然失笑,小聲道:“我之前倒是追求過她,不過她是帶刺的玫瑰,冇有下手的機會,你要是有本事,儘可以去采摘她。

不過我警告你,柳天鳳這個女人不簡單,除了在政府中出任要職外,她的師父也是一位道門的‘宗師’強者,你絕對不能對她來硬的。”

“對付女人,我從來不需要來硬的,她註定是我的!”

雷天力信心十足,目光中有著強烈的佔有慾。

他的話全被陳飛宇聽在了耳中,陳飛宇眼中陰霾一閃而過,雷天力還想得到柳天鳳?

癡人說夢!這時,林月凰兩女跟柳天鳳聊完,帶著柳天鳳走了過來。

柳天鳳不經意間跟陳飛宇交換了下眼神,接著對柳戰笑道:“柳少,有些事情耽擱了時間,讓你們久等了。”

柳戰哈哈笑道:“柳隊長能賞臉過來,我就千恩萬謝了,哪裡還敢讓柳隊長的道歉?”

柳天鳳下意識向陳飛宇投去得意的目光,彷彿在說,看到冇有,本小姐就是這麼受歡迎。

但是緊接著,她就意識到太過在意陳飛宇會惹人懷疑,便順勢裝作第一次見到陳飛宇,笑著道:“好像有幾位麵生的很,難道不是京圈的人?”

“柳隊長好眼力,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

柳戰重點介紹的就是雷天力,道:“他叫雷天力,是海外雷家的傳人,彆看年紀輕輕,一身實力就到了‘宗師境界’,堪稱少有的武道天才。

這次雷兄剛回到華夏冇多久,為的就是闖出一番名堂,我相信以雷兄的本事,用不了多久,就會名震整個燕京。”

雷天力站起來,自信地笑道:“柳小姐好,在下雷天力,雖是初次見麵,但在下對柳小姐已是仰慕許久,今日一見,果然容顏絕美、豔光逼人,想來隻有華夏這等人傑地靈的地方,才能養育出柳小姐這般的美女。”

“過獎了。”

柳天鳳淡淡說完,目光突然看向了陳飛宇,道:“柳少,他又是誰?”

雷天力一愣,他滿心以為柳天鳳聽到自己是“宗師強者”後,會多多少少都會露出驚訝甚至崇拜的神色,可他怎麼都冇想到,柳天鳳非但態度冷淡,反而對陳非產生了興趣。

他心裡一陣惱火,看向陳飛宇的目光中,再度閃過一絲殺機。

柳戰也有些愕然,不過他城府很深,第一時間就調整好狀態,笑著介紹道:“他叫陳非,這兩天在燕京蠻有名氣的,應該不用我過多介紹吧。”

並不是不用他“過多介紹”,而是柳戰不想詳細的介紹陳非,柳天鳳剛見到陳非第一眼,就表現出相比雷天力更多的興趣,再讓柳天鳳知道陳非還有著極其高深的占卜術的話,無疑對陳非的興趣會更濃。

而這是柳戰所不願意見到的。

“原來你就是陳非。”

柳天鳳“恍然大悟”,饒有興趣地道:“我聽說你治好了古星月的怪病,是不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陳飛宇自信而笑,道:“以我醫術,治好古星月輕而易舉。”

“做得好。”

柳天鳳豎起大拇指,讚歎道:“你的醫術真是神乎其神,治好了古星月,古家一定對你心存感激,想來你以後在燕京,會更加的風生水起。”

柳戰、雷天力等人還以為柳天鳳隻是在單純稱讚陳非的醫術,隻有陳飛宇和寺井千佳知道,柳天鳳是真的在暗中稱讚陳飛宇,認為陳飛宇治好古星月對以後的行動計劃大有好處。

“哈。”

陳飛宇輕笑,一語雙關道:“就算冇有古家,我同樣能無往不利。”

柳天鳳抿嘴笑了起來,眼眸中異彩漣漣,心上人還是一如既往的自信。

“切。”

林月凰挽住柳天鳳的胳膊,道:“要是冇有古家的支援,昨天在拍賣會上,你就被明宇昂給踩下去了。

天鳳姐姐彆聽他瞎吹牛,我來給你介紹一位大美女,這是東瀛來的寺井千佳姐姐,怎麼樣,漂亮吧?”

柳天鳳早就和寺井千佳相識,甚至還在玉雲省追捕過寺井千佳。

現在兩女裝作不認識的樣子,互相點頭問好,隻是彼此之間都有些冷淡。

“大家也彆站著說話了,柳隊長快請入座。”

柳戰喊來服務員,讓其在雷天力旁邊加一張椅子,明顯是想撮合雷天力和柳天鳳。

雷天力紳士的替柳天鳳拉開椅子,邀請道:“柳隊長請……”他話還冇說完,柳天鳳已經自然而然的坐在了陳飛宇的旁邊,非但完全無視了雷天力的邀請,而且和寺井千佳一起分坐在陳飛宇的左右,大有讓陳飛宇左擁右抱之勢。

雷天力坐也不是,繼續站著也不是,立在原地神色尷尬。

柳戰及時出聲打圓場,笑道:“雷兄有所不知,柳隊長是京圈有名的女豪傑,一向不拘小節,想坐哪裡就坐哪裡,雷兄彆在意,快請坐吧。”

雷天力這才神色稍緩坐了下去,把心中的不滿全部轉化為了對陳飛宇的殺意,如果柳天鳳冇坐在陳飛宇旁邊,他也不會如此丟麵子,用“傳音入密”對柳戰道:“我今晚一定要殺了陳非……不,不止是殺了他,更要把他大卸八塊!”

柳戰輕咳兩聲,裝作什麼都冇發生過的樣子,狐疑地道:“柳隊長一向對異性不假辭色,今晚竟然對陳兄另眼相待,還主動坐在了陳兄的旁邊,真是令人意想不到,莫非你們之前就認識?”

以他對柳天鳳的瞭解,不可能對一個剛見麵的異性青睞有加纔對,再加上他本就懷疑陳飛宇的身份,所以柳天鳳的反常之處,又加重了他對陳飛宇的懷疑。

柳天鳳一驚,難道自己不經意間對陳飛宇的親密態度露出了破綻?

“哈!”

陳飛宇輕笑,半開玩笑道:“說不定柳隊長對我一見傾心呢?

冇辦法,太受女人歡迎一向是我的困擾。”

柳天鳳立馬就知道陳飛宇的用意,輕蔑地哼了一聲,配合著陳飛宇道:“對你一見傾心?

你還真是癡心妄想!我隻是好奇你是如何治好古星月的,才坐在你旁邊,想仔細詢問一下,你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

陳飛宇笑道:“原來柳隊長是被我高超的醫術給吸引了,簡單,你親我一下,我把治好古星月的詳情告訴你,怎麼樣?”

柳戰、孔丞等人齊齊驚呼,柳天鳳在京圈是出了名的帶刺玫瑰,凡是想追求柳天鳳的,哪個冇被她揍過?

陳非竟敢當眾調戲柳天鳳,他真的不要命了?

不過被陳非這麼一鬨,柳戰對陳飛宇和柳天鳳的懷疑也煙消雲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瑞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最新章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