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一早,陳飛宇向謝家借了一輛吉普車,由趙悠然擔任司機,一路向著丹陽山出發。

丹陽山位於明濟市江興縣境內,開車的話需要3個小時左右。

“陳先生,那裡就是丹陽山。”

趙悠然神色平靜地開著車,伸手指向遠方。

他昨天給父親打了電話,告知了屠岩柏身死,趙悠然受辱,和謝家聯姻的事情也泡湯了的訊息。趙家家主大怒,表示會立即聯絡屠岩柏宗師境界的師兄,前往明濟市找陳飛宇報仇!

現在,趙悠然需要做的就是穩住陳飛宇,並且想辦法讓陳飛宇解開他身上的死穴,等著屠岩柏師兄的到來。

所以當趙悠然得知陳飛宇讓他做司機後,他非但冇有生氣,反而十分配合。

陳飛宇順眼望去,隻見前方有一座綠意蔥蔥的高山,知道天心果極大概率就在這座山上的洞穴內,心中充滿了興奮。

所謂望山跑死馬,雖然看著丹陽山不遠,但依然開車1個小時,纔來到山腳下背陰的一麵。

丹陽山還冇被開發,冇有盤山公路,陳飛宇和趙悠然隻好把車停在山腳下,拿上謝勇國提供的地圖,以及一些補給品,步行走進山中。

按照地圖的指引,兩人一路向山上走去,讓陳飛宇意外的是,趙悠然雖然落後於陳飛宇,但是也能跟得上,顯然體力很好,應該也是有武道基礎的。

趙悠然絕對不能留下!

陳飛宇心中打定了主意。

突然,趙悠然皺起眉頭,似乎發現了什麼,用力在空中嗅了下,臉色不由得微變。

“按照地圖顯示,今天晚上就應該能來到北蛟洞,在我找到天心果,為你解開死穴之前,你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樣,不然的話,你肯定會後悔來到世上的。”陳飛宇對照了下地圖,突然發現趙悠然眼神閃爍,冷笑著警告道。

趙悠然一驚,勉強擠出一抹微笑,說道:“你為刀俎,我為魚肉,我怎麼敢在你麵前耍花樣?”

“你明白就好,走吧,爭取中午前趕到北蛟洞。”陳飛宇收起地圖,向前走去。

看著陳飛宇的背影,趙悠然眼中閃過淩厲之色,隨即,想起自己剛纔聞到的特殊香味,心裡暗道:“原來她們也來了,難道是天心果的訊息泄露出去了?也好,形勢越亂,對我越有好處。”

冷笑兩聲,趙悠然跟上陳飛宇,心裡默默在盤算著。

此刻,血骨與毒蛇開著一輛吉普車,來到丹陽山的山腳處停了下來,看著不遠處的越野車,血骨笑著感歎道:“嘖嘖,現在陳飛宇的賞金已經提高到1000萬華夏幣了,毒蛇,咱倆得抓緊時間了,不然這條大魚就會便宜彆人了。”

“一個能殺死屠岩柏,還能在和屠岩柏決戰時避開我子彈的高手,1000萬華夏幣,可不是那麼好拿的。”毒蛇神色凝重。

很顯然,昨天陳飛宇與屠岩柏決戰的一幕,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他再厲害,也是**凡胎,還能厲害得過現代科技不成?”血骨得意地拿出一個圓形晶體,隻有大拇指指甲蓋大小,笑道:“看到冇,米國最新研製的炸彈,雖然體積小,但是能瞬間炸掉一棟高樓,就算陳飛宇武力高強,照樣也會被炸的屍骨無存!”

他從車裡跳下來,走向不遠處陳飛宇開來的越野車,片刻後,便把炸彈安裝在越野車的底盤。

“隻要發動汽車,炸彈上的傳導裝置就會啟動,到時候‘嘭’的一聲,陳飛宇必死無疑。”血骨哈哈大笑起來,隨即,拿上裝備,和毒蛇向山上走去。

山腰處,陳飛宇抬頭向上方極目遠眺,大致估測了下距離,估摸著,如果加快形成的話,再過兩個小時,應該就能找到北蛟洞,不由得心情大好。

突然,左後方的密林中,傳來“哢嚓”一聲脆響,好像是枯枝被踩折的聲音,接著天上驚起一群飛鳥,驚慌失措向遠方飛去。

“有人。”

陳飛宇眼神一凜,立即全身心戒備。

下一刻,從密林中走出十來個人,大多數荷槍實彈,穿著黑衣,一看就知道不好惹,而在前麵領頭的,則是兩名美豔的女子,身材高挑,年齡約莫二十四五歲,眉宇間很相似,肯定是姐妹,隻不過一個氣質高貴冷豔,一個眼神靈動,十分卡哇伊。

這對姐妹花,在一群黑衣大漢中穿著鮮紅色的衣服,十分顯眼。

趙悠然看到這兩姐妹後,心中不由地一喜:“果然是秦羽馨和秦詩琪,省城秦家的兩位小公主,仗著秦家的勢力,一向在省城目中無人,和我們趙家也不對付,正好,你們和陳飛宇來個狗咬狗,本大少坐收漁翁之利。”

“趙悠然,真是冤家路窄,竟然在這裡碰麵了。”姐姐秦羽馨冷漠地道,至於陳飛宇,她以為是趙悠然的跟班,隻是掃了一眼就自動忽略了。

趙悠然淡淡一笑,說道:“是啊,真是冤家路窄,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們應該也是衝著天心果來的吧?”

果然,此話一出,趙悠然注意到陳飛宇眼神微微閃爍,不由心中一喜。

“你是怎麼知道的,難道你也是衝著天心果來的?”秦羽馨神色微變,和妹妹秦詩琪對望了一眼。

秦詩琪微微昂起頭,傲然道:“趙悠然,彆以為你是趙家的大公子,我們就會怕你,我們秦家的實力完全不在你們趙家之下,而且現在我們人多勢眾,如果你識相的話,最好不要對天心果動什麼歪心思,否則彆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秦羽馨卻冇有秦詩琪這麼樂觀。

“趙家也是省城的大家族,而且和秦家一向關係不和,雖然現在隻有趙悠然和一個跟班(陳飛宇),但是作為趙家的第一高手屠岩柏,肯定對天心果非常覬覦,如果屠岩柏也來了的話,我們這裡雖然人多勢眾,武器裝備精良,但未必是屠岩柏的對手。”

想到這裡,秦羽馨的神色凝重了下來。

趙悠然聳聳肩,無奈笑道:“二小姐,你這就是誤會我了,你們放心,我是不會覬覦天心果的。”

秦羽馨和秦詩琪猛然睜大雙眼,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一向自以為是的趙悠然竟然這麼好說話,姐,是他今天發燒了,還是我產生幻覺聽錯了?”秦詩琪訝道。

秦羽馨也是一臉的莫名其妙,在她印象裡,趙悠然絕對不是這麼好說話的人,唯一的解釋,就是屠岩柏不在這裡。

她越想越有可能,忍不住鬆了口氣。

站在一旁完全被無視的陳飛宇,突然好奇地問道:“你們是省城秦家的人?秦元偉和你們是什麼關係?”

“他是我二叔。”秦羽馨說道,同時心裡奇怪:“這人不是趙悠然的跟班嗎?怎麼會不知道我們的身份?”

秦詩琪鄙夷道:“趙悠然,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現在找的跟班素質越來越差了,竟然連我和我姐都不認識,一點眼力勁都冇有,我看你們趙家吃棗藥丸。”

“二小姐你們誤會了,陳飛宇可不是我的跟班。”趙悠然驚訝的張大嘴,靠,讓陳飛宇當跟班,老子不是嫌命長嗎?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陳飛宇笑了笑,說道:“我認識你們二叔,看在他的麵子上,我勸你們一句,你們來這裡隻會空手而歸,還是提前下山為好,趙悠然,咱們走。”

秦元偉和他是生意夥伴,而且火精草的訊息也是秦元偉告訴他的,於情於理,他都承秦家的情,所以得知秦羽馨兩姐妹也是為天心果而來時,並冇有為難她倆。

“好的。”趙悠然應了一聲,連忙跟了上去。

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背影,秦羽馨有些奇怪,說道:“詩琪,你發現冇有,趙悠然對這個叫陳飛宇的年輕人,態度很不一般,就好像趙悠然反而是他的跟班一樣。”

“姐,你胡思亂想什麼呢?省城大家族的公子哥咱們都認識,很顯然陳飛宇不是咱們這個圈子的,而在明濟市,又有哪個世家弟子,能讓趙悠然甘願當跟班的?我估計他就是當地的嚮導,所以趙悠然纔會聽他的話。唉,早知道他是嚮導的話,就把陳飛宇給搶回來,直接帶著咱們去北蛟洞就好了,也勝過咱們像個無頭蒼蠅意一樣亂轉。”秦詩琪跺跺腳,懊惱地道。

秦羽馨想了想,覺得妹妹說的有道理,失笑道:“也對,看來陳飛宇隻是個嚮導而已,真的是我多想了。”

“姐姐,咱們也快走吧,趕緊找到天心果離開這個地方,這裡臟兮兮的,回去後我一定要好好洗個澡。”秦詩琪皺了皺瑤鼻,一臉的不開心。

卻說陳飛宇為了甩開秦氏姐妹,加快腳步向著北蛟洞前去,趙悠然使出吃奶的勁,才能勉強跟的上他。

大概1個多小時後,陳飛宇看著眼前直徑兩米左右的洞口,嘴角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

“陳先生,傳說北蛟洞裡麵有吃人的蛟龍,咱們兩個就這麼進去,會不會有些太莽撞了?”趙悠然氣喘籲籲地道。

當然,他並不是為陳飛宇考慮,而是擔心他自己的安全,如果屠岩柏在的話,就算洞中真有蛟龍,他也有自信屠岩柏會護他全身而退,但是麵對陳飛宇,他真的心虛。

陳飛宇冷冷看了他一眼,便向洞中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和我一起進去,或者離開,你大可以自己選擇。”

“mmp,老子的死穴還冇解開了,有個屁的選擇權!”趙悠然暗罵一聲,一咬牙,跟著陳飛宇跑了進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瑞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最新章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