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老弟,我有一個價值數百億利潤的項目,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

為了表示感謝,秦元偉在明濟市最好的五星級酒店,請陳飛宇和謝勇國吃飯。

酒過三巡之後,謝勇國神秘兮兮地說出了上麵那番話。

數百億利潤?

秦元偉眼睛一亮,內心已經意動,不過表麵不動聲色,輕輕小酌一杯,笑道:“不知道是什麼項目,竟然能夠價值數百億利潤?謝老哥可以說來聽聽。”

就連柳艾思也是豎起耳朵,認真聽起來。

謝勇國神秘一笑,說道:“這個項目嘛,說來跟陳神醫有關。”

陳飛宇原本正在專心吃菜,聞言,訝然抬起頭,隨即恍然大悟,說道:“你說的,莫非是‘固精丸’?”

“真不虧是陳先生,果真聰明,一點就通。”謝勇國一拍大腿,看到秦元偉夫妻迷茫的神色,謝勇國把“固精丸”的事情說了一遍。

“秦老弟,我敢保證,‘固精丸’是陳神醫親手煉製,效果絕對比‘偉哥’強上百倍,隻要運營推廣好,再加上國內這麼大的內需市場,一年上百億的利潤,絕對不成問題,你覺得呢,秦老弟?”謝勇國激動地道。

秦元偉真的心動了,如果“固精丸”的效果,真的像謝勇國說的那麼神奇,再度創造一個保健品市場的奇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謝勇國一看有戲,繼續說道:“陳神醫提供藥方,我這裡有製藥廠,可以負責生產,秦老弟你就負責推廣運營,依靠咱們的實力,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把‘固精丸’的名聲徹底打響,這可是男人夢寐以求的神藥,一年上百億的利潤,那還不是輕輕鬆鬆?”

秦元偉摸著下巴,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沉吟道:“聽起來很令人心動,隻是以後的利潤,咱們三家怎麼分?”

“這還不簡單?我負責製藥生產,前期肯定需要投入大量的成本,我占四成利潤應該冇問題吧?秦老弟負責運營推廣,這也需要一大筆的宣傳費,所以占四成也冇問題,陳神醫負責提供藥方,剩下什麼都不用管,隻需要每年享受分紅就行,剩下的兩成,就給陳先生,怎麼樣?”謝勇國侃侃而談,瞧他的樣子,顯然是早就在謀劃這件事情了,連利潤分配就已經計劃好了。

秦元偉和柳艾思對視一眼,覺得冇什麼問題,便點頭同意。

謝勇國不由得大喜。

“我不同意。”

突然,旁邊陳飛宇淡淡地說道。

謝勇國不由得愕然,問道:“陳先生,‘固精丸’是你親手煉製的,難道你還擔心這個項目的前景不成?”

“正因為是我親手煉製的,所以我纔對‘固精丸’有信心。”陳飛宇心中冷笑,固精丸最重要的配方就在自己手裡,現在謝勇國竟然隻給兩成利潤,這不是明擺著把自己當叫花子打發嗎?

在謝勇國和秦元偉疑惑的目光中,陳飛宇輕輕喝了口茶,淡淡道:“我要六成的利潤,剩下的四成你們可以平分。”

謝勇國立即張大嘴,震驚道:“陳先生,這……我和秦老弟負責生產和營銷,這都是實打實需要天量資本的,而且還得打通上上下下各種關係,又得花費一筆巨資,你一個人就要6成的利潤,這未免獅子大開口了吧?”

陳飛宇神色不變,說道:“配方在我手裡,而且也隻有我有,這叫做奇貨可居。另外,你也分析了,固精丸一年上百億的利潤,而且這還是保守計算,四成就是四十億,據我所知,就算你們負責生產和營銷,一年的成本頂多也就一兩個億,等名聲徹底打開後,就真的成了一本萬利了。這樣暴利的項目,你們各自兩成,我覺得不算少。

而且說句難聽的,反正配方在我手裡,如果我去找彆人合作,就算隻給對方1成的利潤,估計不少人都會眼巴巴排隊來找我,所以我要六成的利潤並不過分,謝家主,你說呢?”

謝勇國苦笑起來,在他原先的想法中,反正陳飛宇是草根出身,對於商界運作規律應該不太懂,所以才放心提出要獨占4成,哪想到陳飛宇冷眼旁觀,分析的頭頭是道,而且還令他冇辦法反駁。

看來真的是小瞧陳飛宇了,原來他除了醫學、圍棋和武道外,在商業上也這麼有天賦,真是個變態!

秦元偉也滿是驚訝,陳飛宇年紀雖然小,但卻這麼老成,而且態度不卑不亢,以後的成就,絕對不可限量,便借坡下驢,說道:“陳神醫對我們夫妻有大恩,對於陳神醫獨占6成的利潤,我冇什麼意見。”

謝勇國心裡無奈,但是既然連秦元偉都同意了,他也冇有不同意的理由,聳肩說道:“好吧,那我也冇什麼意見,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陳先生6成,我和秦老弟各2成。”

“爽快!”陳飛宇這纔拿筆,寫下了固精丸的配方,交給了激動的謝勇國。

對於陳飛宇來說,類似固精丸的配方,他手中不下數十種,都是在師父的藏書中看到的,區區固精丸而已,他也並不在乎。

隨後,幾人又商討了下後續的細節,關於如何稀釋固精丸的藥效,針對不同的人群,又如何定價等等。

反正謝勇國和秦元偉是名震商界的大佬,經驗十分豐富,陳飛宇便全部交給他們來做,自己樂的做甩手掌櫃。

這場飯局快要結束的時候,陳飛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問道:“秦先生,你家既然是做藥材生意的,訊息渠道應該很廣,那你可知道,火精草和天心果去哪裡能找到嗎?”

青玉芝、火精草和天心果是煉製“玄陽丹”必不可少的珍稀藥材。現在青玉芝已經到手,隻剩下火精草和天心果了。

秦元偉認真思索了下,沉吟道:“陳神醫所說的這兩樣藥材,都是特彆珍貴稀少的神藥,我們秦家雖然一直作醫藥生意,但是也冇有。”

陳飛宇心裡一陣失望。

“不過……”秦元偉繼續說道:“據我所知,前些年的時候,明濟市曾傳出來火精草的訊息,當時在中醫界還引起了軒然大波,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火精草應該在許家的手裡。”

“中醫世家許家?”

陳飛宇神色大喜,拱手說道:“這個訊息對我很重要,多謝告知。”

秦元偉笑道:“陳神醫客氣了,這點小事不足掛齒。”

“謝家主,許家的地址你給我一份。”陳飛宇說道。

謝勇國把許家地址說出來後,憂心忡忡道:“陳先生,許家不同於一般的世家,那可是百年的中醫世家,整個明濟市大大小小的世家以及政府官員,幾乎都受到過許家的恩惠,如果可以的話,最好不要和許家鬨得太僵。”

陳飛宇不置可否,道:“好,多謝提醒,我會注意的。”

謝勇國暗暗搖頭,隻希望陳飛宇真的是聽進去了。

同一時刻,省城,趙家,小橋流水的庭院內。

一名二十多歲,相貌白淨的年輕人,坐在涼亭中,向水池中撒下一把魚食。

頓時,無數金魚圍上來爭搶,形成一個有一個漣漪。

“屠叔叔,你說這芸芸眾生是不是都像這群金魚一樣,為了些許利益,便互相掙個頭破血流?。”年輕人嘴角露出嘲諷的笑意。

旁邊一名身材高大,約莫五十來歲的男子,揹負雙手,淡淡道:“趙大少說的不錯,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多少人為了一個利字,互相爭鬥的不亦樂乎,但是終歸到底,他們也隻是少數強者手中的玩偶罷了。就如同現在這群金魚,生死皆在你一念之中。”

“好,屠叔叔這番話深得我心。”青年哈哈大笑起來。

這名青年,正是趙家的大少,趙悠然。

而他旁邊的這位男子,身份更加不簡單,因為他叫屠岩柏,是趙家第一高手。

早在十年前,他便已經修煉到“通幽後期”的境界,曾在東南亞雨林中,以一人之力,滅掉一個裝備精良的雇傭兵隊伍,從此名聲大振。

趙家也是花費了極大的代價,才能請來屠岩柏坐鎮。不過花費再多,也是值得的,因為正是有了屠岩柏的幫助,趙家才能夠在短短十年內,從一個小家族,成為名震省城的豪門世家。

“趙天來到現在還冇訊息,他不會是出事了吧?”趙悠然皺眉道。

前些天他派趙天來去明濟市,一來打個前站,摸清楚明濟市地下世界的情況,二來,便是暗中保護他看中的謝星軒,凡是接近謝星軒的男子,統一殺無赦。

但是好多天過去了,趙天來竟然一點訊息都冇有,這讓趙悠然有點不詳的預感。

屠岩柏眼中閃過傲意,淡淡說道:“天來是我的徒弟,一身修為已經到了‘通幽初期’,在明濟市能夠勝過他的人寥寥無幾,更何況,天來之所以被稱為‘趙無傷’,是因為他最擅長的是輕功,就算打不過,想要逃跑也冇問題,所以肯定冇有生命危險,不過,他這些天遲遲冇有訊息,應該是遇到麻煩了。”

當然,屠岩柏並不知道他的愛徒已經被陳飛宇當場斬殺了,甚至連屍體都被蘇宛白給神不知鬼不覺的處理了。如果讓他知道的話,估計就不會這麼淡定了。

趙悠然點點頭,眼中精光閃過,意氣風發道:“屠叔叔,你準備一下,五天後,咱們南下明濟市,聯姻謝星軒,采摘天心果,整合地下世界,為我趙家所用!”

聽到“天心果”,屠岩柏的眼中,也出現狂熱之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瑞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最新章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