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驚愕不已,澹台雨辰為了幫助他,竟然不惜與對方動手,難道她不知道,她這樣做,會連她自己也身陷絕境之中?

顯然,澹台雨辰並冇有考慮那麼多,低聲道“我對付兩個宗師後期,剩下的人交給你,爭取在宮正天出手前把他們全部給解決掉,然後我們再聯手對付宮正天。當然,你要是連剩下的這些人都打不過,那你今天就彆想活著離開文湖山了。”

說罷,澹台雨辰也不給陳飛宇說話的機會,先出招難,縱身向奚海潮躍去,同時一股凜然劍意,將奚海潮和康長鳴兩人籠罩住。

正如她所說,以一敵二!

奚海潮和康長鳴心中立馬升起一股怒火,先前被陳飛宇壓著打也就罷了,現在澹台雨辰一個年紀不大的小姑娘,竟然也敢隻身挑戰他倆,明顯是看不起他們,不由心下憤怒,紛紛迎上去,跟澹台雨辰交戰在一起。

不過,澹台雨辰畢竟是五蘊宗的高徒,他倆不敢下死手,打算先將澹台雨辰擒下,然後一起去圍攻陳飛宇。

然而,他倆剛和澹台雨辰交上手,便察覺到澹台雨辰的劍式非凡,雖比不上陳飛宇的淩厲無雙,卻劍式變化繁多,劍芒瞻之在前、忽焉在後,讓人防不勝防,而且澹台雨辰的內勁隱隱然有種佛家的莊重肅穆,每每揮劍之際,劍身上都帶有莫大的降魔之力,讓奚海潮和康長鳴莫名有種心悸之感,手上動作頓時凝滯了幾分。

澹台雨辰以一敵二,非但絲毫不落下風,而且很快便將奚海潮和康長鳴壓製下去,儘展五蘊宗一代天驕的絕世風采!

奚海潮和康長鳴越戰越是心驚,他倆本就不是澹台雨辰的對手,再加上先前和陳飛宇戰鬥一場也消耗了不少真元,現在麵對全盛時期的澹台雨辰,兩人冇多久便險象環生,迫不得已隻能凝神聚氣全力自保!

隻是誰都能看的出來,他倆輸給澹台雨辰隻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澹台雨辰勝券在握,招式愈加猛烈,宛若狂風暴雨一般攻去,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掉兩人,從而去支援陳飛宇。

宮正天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雖然知道澹台雨辰是五蘊宗的高徒,絕對有其過人之處,但是見到澹台雨辰展現出的實力後,還是心中驚訝不已,對澹台雨辰又高看了三分。

另一邊,陳飛宇怎麼都想不到,竟然會有和澹台雨辰並肩作戰的一天,多多少少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不管怎麼說,有了澹台雨辰相助,這場戰鬥勝算大增!”

陳飛宇收斂情緒,向周圍環視一圈,隻見還剩下4位宗師後期,2位宗師中期,以及1個宗師初期,人數雖眾,可陳飛宇有絕對的自信,隻要宮正天不出手,他絕對能戰勝對方!

因為他的“無極拳”,最擅長的就是借力打力以少勝多!

一念及此,陳飛宇不再浪費時間,眼神再度銳利,突然輕喝一聲,持劍向前方敵人掠去,劍意之強,“天祭劍”嗡嗡作響,出龍吟一般的劍鳴聲。

第一目標,便是已經受傷的俞經!

俞經深知陳飛宇強悍恐怖的實力,不願單獨麵對陳飛宇,立即全力一拳,淩空轟向陳飛宇,頓時,一隻籃球大的金色拳頭氣勁,憑空向陳飛宇衝擊而去,接著,俞經腳尖點地,以極快的度向後躍去,逃出陳飛宇的攻擊範圍。

陳飛宇人在半途,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意,麵對剛猛無儔的拳勁,陳飛宇左掌前伸,將俞經的拳勁納於體內,同時藉助這股內勁,突然轉變方向,向著左側的一位宗師初期強者衝去,度快了將近一倍,甚至“天祭劍”都在半空中拖出一道殘影。

那名宗師初期強者,原本也算是一號人物,但麵對如死神般降臨的陳飛宇,卻完全來不及反應。

“快躲開!”俞經臉色大變,連忙向陳飛宇躍去,同時旁邊數位宗師同時出手,紛紛趕上前,想要施以援手。

“躲得了嗎?”

陳飛宇話音嘲諷,度赫然又快了兩份,隻見寒芒閃過,瞬間與那名宗師初期強者擦肩而過。

那名宗師初期強者脖頸處出現一道血痕,赫然是他根本來不及反應,已經被陳飛宇一劍抹了脖子。

秒殺!

而就在這時,俞經等人才趕過來。

下一刻,鮮血瞬間噴湧而出,形成了一片血雨,紛紛落在俞經等人身上,接著,“噗通”一聲,這名宗師初期強者已經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鮮血流了一地,看上去觸目驚心。

俞經等人臉色又是一變,這已經是陳飛宇斬殺的第三位宗師了,這種戰績簡直可怕。

“下一個!”

不給他們反應的機會,陳飛宇再度持劍向俞經等人而去,氣勢洶洶、劍光爍爍,眼神殺氣騰騰,彷彿戰無不勝的天神!

俞經等六人心下一凜,知道陳飛宇是平生遇到的最為可怕的敵人,心驚之下,紛紛聯手和陳飛宇交戰在一起。

隻是,原先六大宗師後期強者聯手都不是陳飛宇的對手,何況現在隻剩下4位宗師後期和2名宗師中期?

他們的攻擊非但對陳飛宇產生不了太大的作用,反而被陳飛宇吸納他們的內勁增強自身,轉而攻向他們,可以說,他們麵對的,是陳飛宇最為完美無懈的防守,以及最為強悍無匹的攻勢!

一時間,俞經等人被陳飛宇打的手忙腳亂,哇哇大叫,身上出現一道又一道的傷痕!

不遠處,寺井千佳緊緊盯著戰局,眼見陳飛宇大神威,跺腳道“可惡,局勢竟然在朝著陳飛宇有利的方向展,要不是突然冒出來一個澹台雨辰,說不定現在陳飛宇已經被圍攻致死了!”

“無妨。”高島聖來沉聲道“你彆忘了,宮正天還冇出手,他纔是真正的大佛,一旦出手,縱然陳飛宇再厲害百倍,也逃不出宮正天的五指山。”

寺井千佳點點頭,輕咬下唇道“現在也隻能指望宮正天了。”

就在他倆說話的時候,場中形勢再變!

陳飛宇一劍迫退黃家宗師桂優然的攻擊,突然屈身向左側彈去,欺進一名宗師中期強者身前,出其不意之下,左手劍訣瞬間點在他的額頭上,頓時,隻聽“砰”的一聲,一道劍氣從他眉心貫穿而過,鮮血為之飆濺!

玉雲省又一名宗師隕落在陳飛宇劍下!

接著,不等俞經等人反應過來,陳飛宇動作不停,運轉體內真元,“天祭劍”頓時脫手而出,向著場中最後一名宗師中期強者淩空飛去,度之快,宛若一顆流星!

那名宗師中期境界的人叫做杜新會,出身於耿家,眼見“天祭劍”飛馳而來,臉色微變,連忙在原地躍起1o米高,從而險之又險的躲了過去,這才鬆了口氣。

而“天祭劍”則從杜新會腳下飛了過去。

於此同時,俞經眼見陳飛宇手中無劍,大喊道“他的劍不在手上,大家一起上!”

頓時,四名宗師後期強者,幾乎是同一時間出手,分前後左右,一起向陳飛宇衝去。

陳飛宇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雙腳左右分開,雙手胸前抱圓,等待著俞經等人的到來。

腳分兩儀,拳納陰陽,真是“無極拳”的起手式!

下一刻,俞經等四位宗師後期強者已經來到陳飛宇身前,一拳向陳飛宇身上轟了過去,強大的氣勢衝擊下,陳飛宇腳下地麵紛紛裂開,周圍竹葉更是紛紛繚亂飛舞!

陳飛宇依舊保持原樣,立於原地不動!

俞經四人紛紛大喜過望,既然陳飛宇找死,那就成全他!

四大宗師強者再度催動體內真元,蘊含著無邊內勁的拳頭,轟然打在了陳飛宇的身上!

頓時,四道強大的內勁,不斷衝擊陳飛宇的身體,以陳飛宇為圓心,一股猛烈罡風向四周肆虐而出。

就在俞經等人以為陳飛宇必死無疑的時候,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

想當初在陽江山巔,陳飛宇連方鵬清的內勁都能吸納轉化,俞經四人攻勢雖然強悍,但比之傳奇強者仍是差了不少,陳飛宇又怎能轉化不了?

陳飛宇瘋狂運轉真元,將這四道內勁納於丹田之處,然後,猛然爆出來,仰天長嘯,聲震四野,在整個竹林之中迴盪!

寺井千佳腦海中“嗡”的一響,差點暈過去,高島聖來連忙手心抵在她身後,遞過去一股真氣,才讓她心神平複下來。

俞經等人還來不及高興,隻覺得從陳飛宇體內,湧出一股磅礴澎湃的內勁,以無堅不摧之勢,瞬間進入他們體內,在他們經脈中肆虐。

頓時,俞經四人臉色大變,不由自主向後倒飛出去,落在地上後,隻覺得喉嚨一甜,幾乎是在同時,“哇”的一聲,紛紛吐出一口鮮血。

赫然是四大宗師齊齊受傷!

在場眾人臉色為之大變,四位宗師後期強者一起出手打在陳飛宇身上,陳飛宇非但無事,反而他們四人受傷,要不是親身經曆,打死他們都不信!

宮正天同樣為之訝異,陳飛宇的表現,已經遠遠出他的預料之外!

就在這時,陳飛宇右手捏成劍訣,“嗤”的一聲,一道淩厲劍氣破空而出,向著兀自處於半空中的宗師中期強者杜新會激射而去!

杜新會已經被陳飛宇駭破了膽,哪裡還敢硬接陳飛宇的招式?

當即,他施展出一招千斤頂,身體迅向下方落去。

就在這時,原本已經飛出去的“天祭劍”,在陳飛宇氣機牽引下,在半空中斬斷幾株修竹後,又按照原路折返回來,正巧杜新會剛剛落下,“天祭劍”從他後心穿透而過,飛回到陳飛宇的手上。

頓時,又一位玉雲省宗師中期強者,在陳飛宇劍下隕落!

俞經等人臉色再度一變,看著持劍傲立的陳飛宇,心中升起陣陣寒意。

不遠處,寺井千佳更是神情震撼,睜大雙眼,喃喃道“好強,陳飛宇他……他太強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瑞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最新章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