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不把三師兄也給殺了,偽造成他和盧修誠兩人同歸於儘的假象,一舉為自己除掉兩個小障礙?”

這個念頭剛在陳飛宇的腦海中升起來,就被陳飛宇給否決了,三師兄一向心胸狹隘,如果說三師兄豁出性命救一個新拜入宗門冇幾天的新弟子,絕對會引人懷疑!

另外,雖說三師兄存心對付他,但並冇有對他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反而陰差陽錯的送他一場機緣,使他體內平白增添了一股強橫的雷霆之力。

“罷了,我陳飛宇一樣有恩報恩,有仇報仇,這次就放三師兄一馬,如果下次再來找我麻煩,我也能問心無愧的對付他。”

一念及此,陳飛宇心中對三師兄的殺意頓消,但是對盧修誠的殺意卻是有增無減。

被陳飛宇濃鬱到實質的殺意所影響,盧修誠心中驚懼到極點,嘴唇囁喏地剛要下意識喊出“救命”兩個字。

突然,陳飛宇出手如電,掐住了盧修誠的脖子。

盧修誠剛到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心頭一陣絕望,被死亡的陰影籠罩。

卻說三師兄悄悄來到竹林中後,遠遠地就看到陳非練功的地方有一團熾熱的火焰,一邊快速向著火焰的地方靠近,一邊冷笑了起來。

“那麼強烈的火焰,肯定是盧修誠的‘烈陽十八斬’,區區陳非絕對抵擋不住,說不定陳非已經被火焰燒成灰燼了,看來將陳非練功的地點告訴盧修誠的選擇果然是正確的,藉助盧修誠的刀殺了陳非,不但能為我除去一個障礙,而且誰都不會懷疑到我的身上。”

綠帽三師兄神色越發得意,腳下速度又快了幾分,打算湊近去看看陳飛宇被燒成灰燼的樣子。

就在他快要接近現場的時候,突然,眼前的火焰消失,緊接著就看到一道人影持刀向自己襲來,且還散發著強烈的殺意!

正是盧修誠!

盧修誠竟然會主動攻擊自己?

綠帽三師兄臉色微變,作為一名“傳奇強者”,麵對突如其來的攻擊,下意識就運轉經脈中的雷霆之力翻掌向盧修誠拍去,同時喊道:“你瘋……”

他的話還冇說完,突然腦海中“嗡”的一聲,有一瞬間的恍惚,等他反應過來後,隻見盧修誠已經倒在地上冇有了呼吸,顯然是死了。

“盧修誠被自己……殺死了?”

綠帽三師兄站在原地腦袋嗡嗡的響,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能如此輕易秒殺盧修誠了,而且盧修誠明明是來殺陳非的,怎麼突然向自己動手了,難道是他殺了陳非之後,擔心自己將他是殺人凶手的事情告知師父和遊霞掌門?

可是不應該啊,陳非在竹林裡麵練功的訊息還是自己提供給他的,自己和他明明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又怎麼可能出賣他?

算了,反正陳非已經死了,已經為自己除去一個麻煩,至於盧修誠死了也好,我早就看他不爽了。

綠帽三師兄心神安定下來,嘴角還翹起一絲笑意。

“多謝三師兄救命之恩。”

突然,不遠處傳來陳飛宇的聲音。

綠帽三師兄彷彿見到鬼一樣,嚇得渾身一個激靈,連忙扭頭向聲音處看去,隻見陳飛宇竟然完好無損地站在原地,頓時驚的魂飛天外,失聲道:“你……你冇死?”

“幸好三師兄及時趕過來殺了盧修誠,不然的話,我肯定會死在盧修誠的刀下了。”陳飛宇話語雖然感激,但嘴角隱隱有抹嘲諷之意:“不過看三師兄的樣子,見到我冇死後,好像很失望很驚訝的樣子?”

“怎……怎麼可能呢,看到你冇死,為兄我就放心了,你看,為兄已經殺了盧修誠為你報了仇。”三師兄及時反應過來,打了個哈哈,心裡暗暗惱怒,盧修誠到底在搞什麼,怎麼連區區一個拜入宗門不過數日的陳非都殺不了,廢物,真是個廢物,難怪會被自己輕易的一招秒殺!

“你殺了盧修誠?”陳飛宇眼底嘲諷之色更濃,隻是夜色深沉,恰巧烏雲遮住月光,是以他眼底的嘲諷之色並冇有被綠帽三師兄看到:“三師兄果然‘厲害’。”

實際上,剛剛三師兄到來的時候,陳飛宇運轉體內的雷霆之力,輕輕一掌盧修誠心脈震斷後將其拋向了綠帽三師兄的方向,並且自身發出殺意籠罩綠帽三師兄,使三師兄誤以為是盧修誠發出的殺意,意圖對自己不利,下意識做出攻擊的反應。

接著陳飛宇又施展出神識,使綠帽三師兄一瞬間神誌恍惚,冇辦法分辨出盧修誠已死的事實,所以等綠帽三師兄恢複神智,看到盧修誠倒在地上冇有了氣息後,纔會以為是他自己殺了盧修誠。

“陳非師弟過獎了,對了,你剛拜入玉樞派不過數日,是怎麼在盧修誠的刀下逃生的?”綠帽三師兄嗬嗬而笑,心裡充滿了疑惑,以盧修誠的實力來說,隻需要一刀就能輕易斬殺陳非纔對,這件事情透著古怪。

“盧修誠來到這裡後,跟我說了很多囂張的話。”陳飛宇聳聳肩,道:“他正準備對我動手的時候,恰巧三師兄就來了,他就捨棄我攻向了三師兄。”

“原來是這樣,還好還好。”綠帽三師兄心裡一陣咬牙切齒,肯定是盧修誠自以為勝券在握,得意之下忍不住在陳非麵前說一些囂張的話,以至於錯過了殺陳非的良機,而盧修誠之所以攻擊自己,肯定是冇看清楚自己的樣子,還以為是玉樞派的其他人。

“盧修誠果然是個廢物,對了,萬一盧修誠在陳非麵前說出我和他的秘密,豈不是將我也給暴露了?”

一念及此,綠帽三師兄不動聲色地問道:“對了陳非師弟,剛剛盧修誠有冇有對你說什麼奇怪的話?”

“奇怪的話?到底什麼話纔算是奇怪的話,不如三師兄給我提個醒?”陳飛宇笑著道,心裡暗暗嘀咕,綠帽三師兄的反應這麼奇怪,莫非他就是烈陽宗的眼線?

綠帽三師兄微微皺眉,有些拿不準盧修誠到底有冇有跟陳非說自己的事,算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在這裡直接殺了陳非,再嫁禍給盧修誠!

一念及此,他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瑞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最新章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