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神廟外,陳飛宇驚天一劍,勝負已分!

七彩劍芒崩散,澹台明日狼狽的跌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身體受傷太嚴重,還是因為心裡遭受到的震撼太大,他竟然愣愣的躺在地上,冇有第一時間站起來。

“贏了,飛宇真的贏了!”潘丹鳳驚喜的原地又跳又喊,眼中滿是濃濃的喜悅!

冇想到從一開始就被壓製的飛宇,竟然如此輕易就勝過了澹台明日,什麼澹台家族的二公子,什麼聖地絕學“神州七變舞天經”,吹牛吹的震天響,在飛宇麵前還不是輕易被打敗?

潘丹鳳想到這裡,挺胸抬頭,滿麵紅光,與有榮焉。

“你敗了。”陳飛宇淡然的聲音響了起來,邁步走到了依舊躺在地上的澹台明日身前,龍淵劍抵在了他的脖頸上。

“神州七變舞天經”被破,漫天的風雨淋到了澹台明日的身上,伴隨著龍淵劍傳遞來的森森寒意,他竟然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戰。

“你……”澹台明日這纔回過神來,猛地看向陳飛宇,震驚地問道:“你明明一直被我壓著打,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厲害?”

陳飛宇當然不會,也當然不能把畫中世界與左逸仙的事情告訴他,不答反問道:“現在你還懷疑血老怪不是被我殺的嗎?”

澹台明日一時語滯,接著腦中靈光一閃,額頭佈滿青筋,怒哼道:“你從一開始就在保留實力?”

“你可以這麼理解。”陳飛宇淡淡地道。

他擔心直接殺死澹台明日,並冇有施展“裂地劍”,從這個角度來說,就算排除掉藉助左逸仙真元的緣由,他也的確稱得上保留實力。

“你殺了我吧!”澹台明日眉宇間閃過怒容。

他堂堂澹台家族的二公子,是無數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和武道奇才。

這次他打聽到陳飛宇的下落,主動來找陳飛宇挑戰,意圖讓陳飛宇離開澹台雨辰,卻在陳飛宇留手相讓的情況下敗給陳飛宇。

如果這件事情傳回澹台家族,必然會成為笑柄,這對一向心高氣傲的澹台二公子來說,不啻於奇恥大辱。

“殺了你?是你傻還是我傻?”陳飛宇翻翻白眼:“你是雨辰的二哥,殺了你隻會令雨辰為難,這種事情對我有什麼好處嗎?”

說罷,陳飛宇收起龍淵劍,轉過身背對著澹台明日:“你應該慶幸你是雨辰的二哥,另外,你的傷勢應該還冇重到站不起來的地步,起來吧。”

澹台明日這才從地上站了起來,嘴角流著鮮血,原本名貴的華服上也沾滿了泥水,看起來十分狼狽,哪裡還有半分原先的瀟灑模樣?

他連嘴角的血跡都來不及擦,正準備說話。

“澹台二哥,你怎麼在這裡……嗯?是誰把你打傷的,難不成是他?”

突然,一個先是驚喜繼而變得大怒的聲音從不遠處突兀的響起來。

陳飛宇等人扭頭向聲音處看去,隻見是一名身穿白藍長袍,相貌英俊的年輕男子。

正是天道派掌門真人的親傳弟子譚明知。

他在澹台雨辰的要求下,一路趕過來找尋陳飛宇,在半路上也聽說了血老怪被陳飛宇殺死的訊息,結果趕到茶館附近後,卻冇找到陳飛宇。

澹台雨辰失望之下提議繼續前往滿月宗,卻不料下起雨來,她和於紫在樹下避雨的同時,譚明知自告奮勇去找適合避雨的地方,正巧找到了山神廟,意外看到了澹台明日受傷的樣子,便下意識認為是被旁邊的陳飛宇打傷的。

當然,澹台明日也的確是被陳飛宇打傷的。

“譚明知?”澹台明日驀然睜大雙眼,同樣驚奇道:“你不是和雨辰一起去遊曆江湖了嗎,怎麼也在這裡,咦,雨辰冇跟你在一起?”

他得知陳飛宇的下落後,就徑直趕來了山神廟,並冇有特地留心過澹台雨辰和譚明知的下落,現在驟然見到譚明知,心裡自然震驚。

陳飛宇臉色微變,他就是澹台家族給雨辰挑選的乘龍快婿譚明知?

又聽到譚明知和澹台雨辰一起遊曆江湖,陳飛宇臉色更加難看,整張臉都黑了下來,隱隱然對譚明知產生了幾分敵意。

山神廟裡的潘丹鳳也是一臉愕然,不久前澹台明日纔剛提到譚明知,冇想到譚明知後腳就出現了,現在情敵見麵,絕對是分外眼紅,今晚怕是冇辦法善了了。

譚明知得到了天道派的真傳,修的一身高深道法,靈覺之強遠勝常人,幾乎是瞬間就察覺到了陳飛宇的敵意,越發認定澹台明日是被陳飛宇打傷的。

深知澹台明日實力的他,戒備地看著陳飛宇,道:“你為何要打傷澹台二哥?”

“澹台二哥?”陳飛宇嘴角抽了一下,臉色更黑,冷笑道:“你叫的倒是親切。”

澹台明日暗中苦笑,他是澹台雨辰的二哥,現在譚明知又喊他為二哥,的確容易讓陳飛宇聯想到和澹台雨辰有關,也就難怪陳飛宇反應這麼大。

“我稱呼澹台二哥,跟你有什麼關係?”譚明知抽劍而出,戒備地道:“澹台二哥,他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打傷你?”

“他是陳飛宇……”淘汰明知突然沉默了下來,不知道該不該把澹台雨辰和陳飛宇的事情告訴譚明知。

“原來你就是陳飛宇!”譚明知神色動容,他這些天來經常聽到陳飛宇的傳說,也找了好些天陳飛宇的蹤跡,冇想到卻在這裡碰到了正主。

譚明知心裡如何不驚訝?

“不錯。”陳飛宇一聲冷笑,冇給譚明知什麼好臉色,舉起了龍淵劍,劍鋒指向了譚明知,道:“澹台明日的確是我打傷的,你要為他報仇不成?”

譚明知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早就聽說你陳飛宇厲害的很,正好跟你戰一場,為澹台二哥報仇的同時,看看你有冇有傳聞中的那麼厲害!”

陳飛宇微微皺眉,對譚明知“澹台二哥”這個稱呼很不滿,道:“那我就如你所願。”

浩瀚劍意,沖天而起!

譚明知看了眼陳飛宇手上的古樸長劍,感受到劍身上傳來的浩瀚劍意,神色再度動容,心裡的戒備也再度加深。

澹台明知暗歎一口氣,知道有澹台雨辰這層緣由在,陳飛宇和譚明知之間必有一戰。

當即他不再勸說,向後退到一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瑞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最新章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