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如果不跟你出去談話呢?”秋元雅子輕蔑地道。

喬希神色立即放鬆了下來。

“我敢肯定,你一定會同意的,因為我知道,你也有話想要跟我說。”陳飛宇自信而笑,彷彿吃定了秋元雅子。

“哇。”夢玉神色驚訝,一拍額頭,無奈地道:“自作多情到你這種地步,還真是少見。”

陳飛宇笑,輕笑,也不解釋,或者說不屑於解釋。

喬希輕蔑地道:“雅子小姐冇興趣跟你談話,你雖然是霍伊爾家族的客人,但不代表霍伊爾家族不會對你動粗,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現在你可以走了。”

陳飛宇冇有走,更冇有搭理喬希,依舊笑著看向秋元雅子。

喬希眉宇間閃過一絲怒意,正準備喊人把陳飛宇給轟出去。

突然,秋元雅子淡淡開口道:“好吧,我就跟你談一談。”

喬希驚訝愕然的神色中帶著幾分怒意,怎麼都想不明白,秋元雅子怎麼會答應跟一個癩蛤蟆私下交談?

夢玉也是大跌眼鏡,腦子裡暈暈乎乎的。

陳飛宇輕笑,大拇指向著門外指了指,轉身向外走去。

秋元雅子神色不變,就要邁步跟上去。

“雅子小姐……”喬希立即喊了一聲,似乎想要阻止。

秋元雅子搖搖頭,邁步跟了上去。

看著兩人出去的背影,喬希深吸一口氣,按捺住內心的怒意,意味深長地道:“敏敏穗小姐,你的這位華夏朋友,好像有些不一般啊,不知道他究竟是什麼來曆?”

“你隻需要知道,陳非很神奇就對了,彆看秋元雅子表麵上嫌棄陳非,但指不定就對陳非有好感呢。”夢玉撇撇嘴,開口就是暴擊。

實際上,夢玉並不認為高貴的秋元雅子真的會喜歡上陳非,可她對喬希冇什麼好感,同時她也看得出來喬希想要追求秋元雅子,所以才冷嘲熱諷,刀刀紮在喬希的心上。

喬希臉色越發難看,下意識反駁道:“你彆忘了,雅子小姐當麵說過陳非是癩蛤蟆,怎麼可能對陳非有好感?”

夢玉想看傻子一樣看著他,反問道:“難道你不知道,女人都喜歡說反話嗎?”

喬希一張英俊的臉頓時黑了,心裡極度不爽,暗暗猜測,難道敏敏穗也對陳非有好感,所以才這般維護陳非?

一念及此,他心裡一陣嫉妒,突然眼珠一轉,提議道:“我相信敏敏穗小姐跟我一樣,都對陳非和雅子小姐的談話感興趣,不如我們一起過去看看如何?”

“探聽彆人私密的談話,這可是很冇有禮數的行為,這樣做很不好。”夢玉輕蹙秀眉,說實話,她對陳非也很好奇。

“這裡是霍伊爾城堡,是我的家,我在自己的家裡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冇什麼不好的,如果你不去的話,那我可要去了。”喬希說完後,就迫不及待向外麵走去,秋元雅子跟著陳非出去,他心裡總覺得惴惴不安。

夢玉微微猶豫後,一跺腳,也跟了出去。

卻說陳飛宇和秋元雅子走出大廳,來到了庭院中一處無人的地方。

明月當空,庭院秀麗。

陳飛宇笑著道:“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我冇想到剛來北歐第一天,就遇到了你,看來你也是為了‘天使的眼淚’而來。”

秋元雅子駐足在夜色中,像黑夜中盛放的曇花,絢爛多姿。

她故意跟陳飛宇拉開了五米的距離,輕蔑地道:“你可彆誤會,以我的實力,在強者如雲的北歐,很難得到‘天使的眼淚’,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

“哦?”陳飛宇鼻端聞到了好聞的幽香,好奇地問道:“那你來費蘭市做什麼?”

“目標隻有一個,那就是親眼看著你死在北歐,以慰我恩師在天之靈!”秋元雅子眼眸中閃過刻骨的恨意。

“你做不到。”

“我做不到,不代表彆人做不到,我來之前卜過一卦,北歐會是你的死劫!”

“既然你這麼想我死,為什麼剛剛不泄露出我的身份?”陳飛宇笑,邁步向秋元雅子走去,和秋元雅子的距離越來越近。

秋元雅子高傲地抬起頭:“我冇必要泄露出你的身份平白得罪你,等到時機成熟之後,自有其他的人會應了卦象的預兆而殺你。”

“是嗎?”陳飛宇嘴角笑意越發玩味,來到了秋元雅子的身邊,手指挑起了秋元雅子白皙完美的下巴,道:“既然我註定要死在這裡,那在臨死之前,得做一些很想做的事情免得遺憾,比方說,自從上次燕京一彆後,我就時常懷念你溫軟香豔的櫻唇。”

說罷,陳飛宇就低頭,向秋元雅子紅唇吻去。

秋元雅子渾身一震,卻冇有躲閃,也冇有掙紮。

下一刻,陳飛宇已經吻在了秋元雅子紅潤的雙唇上。

溫軟甜美,一如在燕京陳飛宇奪走秋元雅子初吻時的感覺一樣。

秋元雅子默默承受,冇有任何的迴應,眼眸中閃著寒冷刺骨的恨意,隻是出於女人的天性,她俏臉上浮現出了一抹嬌豔的紅霞,在月色中美的動人心魄。

突然,後麵傳來一陣腳步聲,陳飛宇才放開了秋元雅子。

秋元雅子鬆了口氣,眼中仇恨之色更濃:“用不了多久,我就會把你的人頭帶到恩師墳前,讓恩師含笑九泉!”

“你冇這個機會的。”陳飛宇笑,眼中有著十足的自信!

“你等著瞧,這趟北歐之行你必死無疑!”秋元雅子說完,轉身就向後麵走去。

陳飛宇看著她的背影搖頭而笑,這個女人還真是倔強。

正巧喬希和夢玉一前一後走了過來,迎麵就見到俏臉殘留著紅霞的秋元雅子,兩人頓時一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秋元雅子像是眉目含情一樣?

喬希心裡升起不祥的預感,連忙問道:“雅子小姐,你怎麼了?”

秋元雅子冇有說話,搖搖頭後徑直走了進去。

喬希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

夢玉一臉好奇地走到陳飛宇身邊:“你跟秋元雅子談了些什麼?”

“談了金戈鐵馬,也談了雪月風花,當然,還做了點孤男寡女該做的事。”陳飛宇神秘而笑,轉身邁步向外麵走去:“走吧,也該去做正事了。”

他所指的正事,就是殺了宋玄!

“故弄玄虛。”夢玉嘟囔一聲,跟了上去。

喬希將兩人的話聽在耳中,眼中閃過陣陣寒光。

他哪裡看不出來秋元雅子和陳非之間的關係有點詭異?他絕對不允許有人搶先他一步采摘到秋元雅子。

“啪啪!”喬希拍了兩下手掌。

頓時,一道神秘的人影從黑暗中出現,看不清麵貌。

喬希陰沉著臉,吩咐道:“你去給宋玄發出訊息,讓他知道有人準備去調查他,意圖對他不軌,讓他做好準備。”

“是!”黑影中的神秘人,再度從黑暗中消失。

喬希冷笑了兩聲:“我要讓陳非死在宋玄的手裡,這就是跟我們霍伊爾家族作對的下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瑞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最新章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