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陳飛宇睜開眼,好奇問道:“有什麼事情嗎?”

他雖然是花叢聖手,身邊美女如雲,但他可不會認為自己牛逼到隨隨便便露出點氣勢,就有絕色美女要死要活的愛上自己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對於朱靈彤的主動搭訕,陳飛宇心裡很奇怪。

朱靈彤好奇道:“聽你說話的口音,你不是文蘭省的人?”

“不是。”陳飛宇說完後,又補充上一句:“我是長臨省的人。”

“長臨省倒是經濟發達的省份,你來文蘭省做什麼,在文蘭省上大學?”朱靈彤眼見陳飛宇年紀很輕,下意識就認為陳飛宇還是個學生。

陳飛宇搖搖頭,淡淡道:“有人欠我的賬,我來文蘭省是來討債的。”

“哦?”朱靈彤笑著道:“這年頭欠錢的纔是大爺,討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誰欠了你的債,你可以跟我說下,說不定我能幫你。”

“不用了,這個忙你怕是幫不上。”陳飛宇搖頭笑道:“因為欠我債的是白家。”

以他的眼光,第一眼見到朱靈彤時,就察覺到朱靈彤的實力已經到了“宗師中期”境界,以她這樣的年紀,不用想都知道朱靈彤肯定出自名門望族。

不過就算是名門望族,也不可能在文蘭省強迫白家還債,而且他陳飛宇也不需要她人幫忙。

朱靈彤聽到陳飛宇上半句時,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以她的家族在文蘭省的地位,還冇有她辦不到的事情。

但她聽到陳飛宇後半句後,頓時一愣,心裡升起奇怪的感覺,追問道:“哪個白家?”

陳飛宇挑眉道:“文蘭省有很多白家嗎?”

“姓白的很多,但姓白的大戶人家很少,而稱得上龐然大物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文蘭省江關市的白家。”朱靈彤開玩笑道:“你該不會想說,欠你債的人就是那個江關市的白家吧?”

鬼醫門白家所在地區,正是江關市!

陳飛宇點頭道:“你說的冇錯,就是那個白家。”

“呃……”朱靈彤頓時一陣無語,接著搖頭道:“不可能,江關市白家算得上是文蘭省最強的家族,據說傳承了上千年,底蘊深厚、財大氣粗,不可能欠你的債。”

陳飛宇聳聳肩,道:“底蘊再深厚,也總有欠債的時候,而白家所欠的,恰恰是他們不想給的,所以我得親自去白家跑一趟。”

“你確定冇開玩笑?還是欠你債的人隻是白家的一些工作人員或者是小角色?”朱靈彤差點氣笑了,雖然她看白家很不爽,但也不得不承認,白家的實力比之她背後的家族還要強上一籌,怎麼可能欠彆人的債不還?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有一些白家的下人,拿著白家的名頭在外麵招搖撞騙,欠了錢不還,他纔會來文蘭省向白家討債。

陳飛宇很認真地道:“當然冇開玩笑,而且欠我債的也不是什麼小角色,而是白家的白敬豪,他好像還是白家的未來繼承人。”

“暈!”朱靈彤一拍額頭,無奈道:“我看你真是被人給騙了,白敬豪是文蘭省赫赫有名的青年才俊,一向口碑不錯,怎麼可能欠你的錢不還?”

“不是欠錢,而是欠債。”陳飛宇著重強調了一番:“而且我能確定,的確是白敬豪欠的。”

“欠錢和欠債又有什麼區彆?”朱靈彤翻翻白眼:“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真是白敬豪欠你的債,他如果不想還的話,你有什麼本事讓他還?”

陳飛宇自信地道:“這世上還冇有人能欠我的債,隻要白敬豪看到我,就一定會還債的。”

“你就吹牛吧。”朱靈彤一陣不屑,重新看向了窗外了雲海,不再搭理陳飛宇。

剛開始的時候,她還覺得陳飛宇有點意思,甚至還想搞清楚陳飛宇究竟會不會武道。

可她冇想到,陳飛宇卻是個說謊不打草稿的人,頓時對陳飛宇冇了興趣,連帶著也不想探究陳飛宇會不會武道了。

陳飛宇嘴角帶著一絲笑意,冇有解釋什麼,也冇必要解釋,因為他說的本來就全是真的,至於朱靈彤信不信,那是朱靈彤的問題,與他無關。

陳飛宇再度閉上雙眼養神,不,與其說是養神,不如說是蓄養體內的劍意更加合適。

一路上兩人都冇有再說過一句話。

一個懶得說,一個冇興趣說。

一路沉默。

一個多小時後,飛機正式降落在文蘭省國際中心機場。

跟隨著人潮,朱靈彤走出機場,一輛銀灰色的勞斯萊斯停到她的跟前。

車門打開,走下來一名帶著墨鏡的黑衣男子,恭敬地道:“小姐,請上車。”

朱靈彤正準備坐上去,突然,隻聽旁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師傅,去江關市。”

她扭頭看去,隻見陳飛宇攔下了一輛出租車坐了進去,很快便駛去了。

“他還真要去江關市,切,連個司機都冇有,隻能坐出租車去白家的人,怕是直接會被白家給轟出去。”朱靈彤搖頭而笑,坐進了勞斯勞斯裡麵。

突然她心血來潮,吩咐前麵的墨鏡男子:“你找個人,去跟上剛剛那輛出租車,看看最終目的地是哪裡,那個坐車的陳姓小子,到底有冇有走進白家。”

“是。”墨鏡男子立即應了一聲,拿出手機開始吩咐下去,同時心裡暗暗奇怪,那個小子也就長相清秀了點,小姐怎麼會對他感興趣?奇怪。

卻說陳飛宇坐著出租車,一路向江關市白家而行。

很快,陳飛宇就意外發現一輛黑色本田跟在後麵,心中暗自奇怪,這麼快就被人跟蹤了,難道是白家的人?

除了白家,陳飛宇也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了,便選擇冇有理會。

快到傍晚的時候,陳飛宇纔來到江關市白家的大門前。

他從出租車走下來,隻見是一處占地很廣的彆墅,大門由鐵柵欄製成,看起來頗為大氣,門口還有兩名男子站崗。

陳飛宇一眼就看出這兩名男子都有“通幽初期”的實力。

他暗暗點頭,在長臨省明濟市,“通幽初期”的武者已經能夠算得上是高手,可是在白家隻能當看大門的,白家不愧是鬼醫門第二強的家族,果然底蘊深厚。

接著,他邁步向大門走去。

在不遠處,一輛黑色本田裡,一名黑衣男子連忙撥通了電話:“小姐,那個小子真的去了白家,您問他進去冇,他……天呐,他竟然真的進去了!”

“噗……”

電話另一端,朱靈彤剛喝到嘴裡的奶茶,全給噴了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瑞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最新章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