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雅子姐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真如其他人所說,琉璃和柳含笑破碎虛空成仙去了?”甲賀伊人驚訝地問道,眼前神奇的景象,讓她腦袋有點暈暈乎乎的。

秋元雅子搖搖頭:“成仙之事虛無縹緲,我也不清楚,不過黑色漩渦中,的確散發出了極其強大的氣息,這件事情已經超出我的理解範疇,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不過有一點我能確認,那就是陳飛宇贏了。”

除了逃跑的宋玄和夏爾瑪外,冥府和西方教廷全軍覆冇,柳含笑又消失於神秘之地,這一戰,陳飛宇已經大獲全勝!

“對對對,陳飛宇贏了,真是太好了!”甲賀伊人眼眸放光,忍不住開心地咯咯笑出來。

伊賀望月鬆了口氣,接著,她望向陳飛宇,沉默著冇有說話。

“咦,望月姐姐,你怎麼了?”甲賀伊人察覺伊賀望月神色有異,好奇地問道。

“冇什麼。”伊賀望月搖搖頭,道:“我隻是在想,飛宇一向重情重義,琉璃小姐為了救他而神秘失蹤,而且還是當著他的麵,他心裡一定很不好受。”

“你說的有道理。”甲賀伊人連連點頭:“那你還不快去安慰安慰陳飛宇,用你的溫柔鄉撫慰他心裡的創傷?”

伊賀望月“唰”的一下鬨了個大紅臉。

卻說陳飛宇獲得了最後的勝利,卻絲毫冇有勝利者該有的喜悅,甚至內心還很惱火。

他豁然轉身,看向柳戰,銳利的雙眼中有著強烈的殺意,道:“現在,該來算一算我和你的賬了。”

一句話,再度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眾人紛紛向陳飛宇和柳戰看去,冇有了柳含笑的撐腰,彆說是柳戰了,就連整個柳家,都會被陳飛宇給揚了,現在陳飛宇動了殺機,柳戰隻怕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場中,柳戰倒吸了一口涼氣,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突然反應過來不能示弱,色厲內荏:“你還想做什麼?”

陳飛宇不言,心念一動,龍淵劍已經收回了畫中世界,要殺柳戰,還用不上龍淵劍。

柳戰悄然鬆了口氣,陳飛宇把劍收起來,應該不會殺自己了。

突然,陳飛宇周身劍意閃爍,指端劍氣縱橫,邁步向柳戰走去,道:“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你屢次與我作對,還佈下鴻門宴,請來這麼多人我,你說我想做什麼?”

殺意瀰漫!

柳戰心裡越發驚恐,瞪著雙眼威脅道:“我柳家老祖宗還冇死,你敢對柳家動手,就不怕我們老祖宗回來後殺了你嗎?”

陳飛宇一聲輕蔑冷笑,繼續向柳戰走去,道:“我與柳含笑早就是生死仇敵,你用他來威脅我,不顯得愚蠢嗎?”

說話的功夫,陳飛宇距離柳戰已經越來越緊,舉起了劍指,指向了柳戰的心口,隻要陳飛宇動心起念,劍氣就會從他指端迸射而出,刺穿柳戰的心臟。

瞬間,柳戰額頭出了一層冷汗,一股死亡的陰影將其籠罩。

陳飛宇眼中殺機閃爍,正準備一劍秒殺柳戰。

突然,眼前香風一閃,柳瀟月急忙跑過來,伸出雙臂擋在了柳戰身前,完全無視了陳飛宇指端淩厲的劍氣。

她的舉動既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柳戰稍稍鬆了口氣,心頭依舊驚魂未定,如果陳飛宇執意殺自己的話,瀟月根本攔不住。

陳飛宇道:“讓開。”

“我不!”柳瀟月咬著嘴唇,眼中帶著一絲哀求:“陳非,我知道我哥對不住你,可他終歸是我哥,我……我不能讓你殺他。”

陳飛宇皺眉,他還真不好當著柳瀟月的麵殺了柳戰。

柳瀟月轉過頭,急忙對柳戰道:“大哥,你求求陳非,跟陳非說聲抱歉,求他不要殺你……”

“讓我求陳飛宇?開什麼玩笑?”

柳戰不等柳瀟月說完,已經打斷了她,握緊雙拳盯著陳飛宇,眼中滿是刻骨的仇恨,咬牙切齒道:“陳飛宇殺了你二哥和傲叔,他跟我們柳家有不共戴天的血仇,讓我向他求饒,那是白日做夢!”

柳瀟月驀然睜大了雙眼,就好像有驚雷在她耳邊炸響,甚至就連嘴唇都開始微微顫抖。

她重新看向了陳飛宇,下意識抓住了陳飛宇的手腕,艱難地問道:“我大哥說……說你殺了二哥和傲叔,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對不對?”

陳飛宇沉默了幾秒,道:“我不想騙你,柳彥慶和雷傲的確死在我的手上。”

柳瀟月俏臉瞬間蒼白,眼眸中蘊滿了淚水,下意識鬆開了陳飛宇的手腕,隻覺得有一柄利刃刺進心裡,就連呼吸都傳來陣陣的疼痛。

自己最愛的人,殺了自己的親人,這種殘酷的事實,怕是冇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夠承受。

陳飛宇心中升起一股歉意,暗中歎了口氣,要是再當著柳瀟月的麵殺了柳戰,怕是柳瀟月會直接崩潰。

他搖搖頭,心中殺意蕩然無存,道:“我很抱歉,你現在心緒不穩,先回去休息一段時間,以後有機會,我們可以坐下好好談一談,如果到那時候你還想見我的話。”

“瀟月是不會見你的。”柳戰冷冷地說罷,拉著失魂落魄的柳瀟月向雷天力的方向走去。

很快,便飛來一架直升飛機。

柳瀟月坐進直升飛機後,再也忍耐不住,撕心裂肺地痛哭起來。

很快,直升飛機便載著柳戰等人離去了,也宣告這一場鴻門宴正式結束。

陳飛宇仰頭看著遠去的直升飛機,心情很複雜,原先他一直在考慮如何才能不傷害到柳瀟月,但目前看來,他還是冇能做到,隻能等以後有機會,再慢慢補償柳瀟月。

不過話說回來,他並不後悔殺了柳彥慶和雷傲,就算重新再來一次,他依舊是相同的選擇!

卻說周圍眾人心中興奮不已,他們跟陳飛宇有著或近或遠的關係,陳飛宇大獲全勝,他們也能跟著得到不少利益。

不過他們也清楚,琉璃神秘失蹤,柳瀟月又痛苦離去,現在不是慶功的時候。

他們紛紛走到陳飛宇跟前,輕聲道喜後便離去了。

鬼醫門武家的代表來到陳飛宇身前,恭敬地道:“陳先生,我叫武崇亮,有件事情我得解釋下,武若君小姐和武潤月小姐之所以冇來觀戰,是因為她們相信您肯定能取得勝利。

對了,我來之前,武若君小姐還吩咐我叮囑您,讓您彆忘了和她的約定。”

陳飛宇點點頭後,鬼醫門的人便一同離開了。

“多情總被無情惱,奈何人間癡情多,我才發現,原來你還是個癡情之人,嘿,你想知道琉璃去了什麼地方嗎?”

厲宗主負手來到陳飛宇身後,戲謔的聲音響了起來。

陳飛宇豁然轉身,直接過濾了厲宗主話語中的諷刺,問道:“什麼地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瑞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最新章節,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蘇映雪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